冷蝶

[全職/韓張] 意外(片段)

1.

這天也不知是從哪裡開始出錯。

可能是前一晚韓文清一個沒控制好,兩人擦槍走火弄到超過了張新杰的睡覺時間:十一點半,對大眾來說多正常的一個睡覺時間,張新杰卻已經暈暈乎乎有些找不著北。當然,是不是韓文清做過了頭也有待商榷。總之他按下鬧鐘躺平在床上的時候已經累到了極致,韓文清和他洗完澡後也難得的有了睡意,摟著他兩人就一起昏睡過去。

然後鬧鐘響了。張新杰立刻醒來,感覺整個人都不是自己的。他習慣性的伸手往床頭櫃摸去,卻發現摸了個空,才意識到兩個人睡得姿勢和平常不同。頭朝尾擺了這是。於是他稍一掙扎,想掙脫韓文清緊錮的雙手,結果後面的人眉一皺,低哼一聲就把他往自己身上拽,而鬧鐘還在響個沒完。

很吵,韓文清也終於發現這點,於是不高興的眯著眼睛往聲音方向一揮——而後一聲清脆的哐啷再加上金屬撞擊的一個巨響,世界終於恢復平靜。

張新杰心道壞了壞了。

 

「韓文清,放開我。」他用一貫冷靜的語氣說道,現在的他再累也已經徹底醒來。

「再一會。」韓文清的手早已箇回張新杰身上,好不容易清靜了,他沒想這麼快就放手。

「你剛摔了什麼?」張新杰努力不懈掙扎。

「按鬧鐘而已。」

張新杰猶豫一下,最終還是沒忍心對韓隊長的手下手。因此他往後轉身--意外的沒有受到韓文清的阻攔--然後臉湊上前給了韓文清一個吻。

「該起床了,隊長。」他說。

韓文清接了個吻人也醒了一半,他先是捧過張新杰的後腦又吻了兩下,才無奈的放走了他。

張新杰暗自鬆口氣,一手撐著從床上坐起。他身上只穿著睡衣上衣和內褲,他甚至想不起昨天的自己怎麼會容許這種事發生。好吧,至少是乾淨整齊的。

他眯起眼找到床頭櫃的方向,不意外的發現上面空無一物。沒有讓自己露出任何動搖的表情,他爬下床繞到床的另一邊。

聲稱絕對準時無誤的鬧鐘摔在地上,然而他真正要找的東西倒是沒看到影子。

他蹲下,撿起鬧鐘。

 

這下連張新杰也忍不住了,他用半惱怒半無奈的語氣開口:「韓文清,你弄壞我的眼鏡了。」

 

 

2.

韓文清坐在床邊,難得的有些不知所措。

張新杰壞掉的眼鏡現在擱在櫃子上,而他本人則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就他剛才的說法是備份眼鏡剛好拿去送修,看有沒有辦法找到更久以前的舊眼鏡云云。韓文清對此不抱期待,連張新杰都無法肯定的事,能出現多少奇蹟?

他一邊等他的副隊長回來,一邊想像沒有眼鏡的張新杰。他當然看過,但那只限於床上、浴室、情事......他還真沒多少讓眼鏡離身的時候。畢竟和林敬言那傢伙不一樣,他的眼鏡可不是裝飾品。

這個可能的新鮮感讓他有點期待,儘管,嗯,他還是很抱歉。

鬧鐘壞了他只好拿出手機看時間,六點二十,比他平時起床早,但也已經耽誤了張新杰不少時間。

當張新杰終於回來的時候已經快四十五分,沒有眼鏡的張新杰站在門口似乎也挺不知所措。

「沒找到,或者我漏看了,但總之......」

「嗯。」韓文清先是應了一聲,後又很快補了一句,「抱歉。」

「沒事,不是你一個人的問題。」他垂著肩,少了眼鏡看起來都不像副隊長了。不過他深吸了口氣後眼神又亮了起來,跟平時那個眼鏡後的眼睛又像了些。

「沒關係,中午再去買個隱形眼鏡。」

 

韓文清絕不會承認自己覺得可惜。

 

 

-- TBC?

 

2015.1.11

……我本來真的打算寫長篇的!真的!你看我真誠的眼睛(滾

超級想寫沒有眼鏡的新杰,但寫了半天還是卡著沒有寫完TT

今天想說趁新杰生日先發一發,之後會怎樣就……再說。

新杰生日快樂啊我是愛你的!!

 


评论
热度(10)
©冷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