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蝶

[進擊/HP] 幾個小段子

------進擊的巨人------


[明讓明]

站在鏡子前,阿爾敏突然想起了約翰。

他拆下繫在手上的絲帶,將已經過肩的金色長髮圈了起來。那傢伙是喜歡長髮的吧,他想著。

還記得他緊盯三笠的眼神,愛慕參雜著崇拜,渴望中混有恨意,很少人會真正把艾連和三笠看成一體,約翰,諷刺的,卻早就潛意識的認定。

還沒拉緊絲帶就鬆了開來,頭髮輕柔的灑下,阿爾敏卻感到一陣頭疼。

……該剪了吧。




[團兵] 

醒來之後,艾爾文的辦公桌上不曾空過。

“所以說讓我們幫你過文件啊”之類的話從沒有人提起,每個人都知道這並不會讓第十三代團長感到感激。即使如此,里維還是一直待在他的辦公室裡,一如既往的。

長期鍛鍊過的左手行動上並不彆扭,但要寫下和過去一樣俐落而乾淨的字體仍舊有些困難。艾爾文以比作戰時還要多上幾分的專注力料理著這些惱人的紙片。

“喂,你又皺眉了”,里維沒把這句話說出口。雖然他時不時會用這句話調侃著艾爾文,但也已經是過去式。艾爾文史密斯所承受之重已超越言語可以撫平,里維再不懂得說話也懂得這個道理。

所以他看著他,瞇著眼看著,盯著他的皺紋他的毛孔他的髮絲。

然後一搓落了下來。

艾爾文明顯的頓住了,他握著羽毛筆的左手用力抽了一下,接著眉毛擰得更深。

里維沒想到他會用這種方式想起他的右手,他踉蹌地站了起來,右手卻是先撫上他的臉。剛一碰上,艾爾文皺縮著的臉就舒緩了些,閃過幾秒的恍惚,然後藍眼睛聚焦到里維臉上。

士兵長抬了抬眼,拂起那搓礙事的頭髮,用異常溫柔的動作將它撩回原位,然後迅速的在上面落下一吻。

“沒事,你忙你的。”

他們這樣想著,但誰也沒說出口。

艾爾文眨了眨眼。






------Harry Potter------


[HD]

A love-hate relationship

“GO TO HELL”

Harry found this note when he was cleaning the room. Obviously, this elegant handwriting must come from his enemy in the past.

“Malfoy, who were you sending to? I mean this note?”

“Fuck you, Potter. You know the answer.”




[Malfoy]

Scorpius拿到了一個A(Acceptable)。對一個Malfoy而言,這個分數簡直是奇恥大辱。

"我這輩子還未拿過低於E的分數,Draco,從未。當我這麼說的時候,就表示包含N.E.W.Ts都是。"如果是Lucius,他肯定會這麼對他說。

但Draco,他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該這麼做。




[雙子] 虐注意

bittersweet

Weasley家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鏡子。事實上,George的周遭連一個大於馬克杯的水盆都不曾出現過。所有的窗戶都被下了Impervius(止止 不透),而這個咒語就如當初Hermione用在Harry眼鏡上時一樣有效,不論雨再怎麼大也不可能在玻璃上留下任何水滴。

整個空間就像靜止了似的。

George也是靜止的。Weasleys' Wizard Wheezes始終正常營運著,歡笑和尖叫聲一直都縈繞在和平後的Diagon Alley,但所有人都看得出來這位年輕的老闆變得不太一樣。

沒有人敢提起Fred Weasley,好像這樣就可以改變什麼。或者不改變什麼。

大家都覺得George甚至沒有試圖去做任何事,他只是裝作一切都跟Fred無關。然而這可以維持多久?






大概是這一年來寫的一些小段子,最後一段虐了抱歉。標題是bittersweet,但我現在完全想不起當時的自己是想寫些什麼sweet...想到再補吧。


其實現在開個Lofter就只是想做下紀錄,之後比較可能是丟攝影or cos的照片,還有其實現在是在全職坑對不起(。

團兵不太會寫,寫不出來



评论
热度(5)
©冷蝶 | Powered by LOFTER